陈门度雪

沙漠里飘来一片绿叶

【周叶】鬼怪5

一个一个章节太麻烦了,就高了一个目录

鬼怪:目录

凡人周x鬼怪叶
前生今世
       前世的事情。。。。
       周泽楷盯着手中的合同发呆了一会,打开桌上的笔记本搜了两个字。
        “鬼怪。”
       随即网页便跳出有关鬼怪的内容。
        可里面没有具体描述什么样的人,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成为鬼怪。
        周泽楷突然发现有关叶修事情他什么都不知道。
       除了他是个鬼怪,他喜欢打游戏,他会抽香烟,说话放荡不羁,目中无人有些骄傲自大,但真心对人,从不待人虚假。
       还有汤烧的很好喝。
       周泽楷想了想叶修烧的汤。
       有种熟悉的感觉。
       他想了一会,看剩下没多少工作,便上了游戏。
       他总觉得那个君莫笑和他有关系。
        -
        -
        叶修还像往常一样带着一副黑耳机,翘着个二郎腿坐在电脑旁边打游戏。
        他刚完成一个攻略便看到消息栏里跳出的+3。
        “前辈能带我打吗?”
        “前辈能收我为徒吗?”
        “前辈我不坑的。”
        你不坑我也不会答应的啊。
        “抱歉我只收女徒弟。”
       叶修喝了一口开水。
         “。。。。。。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小子没辙了吧?
          叶修笑得很欠揍。
         过了很长时间,叶修打算再刷个副本,结果消息栏又跳出来信息。
          “前辈,我是女的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叶修一口开水喷了出来。
          “前辈,不想知道是女孩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女孩坑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周泽楷有个毛病,以前给叶修发短信的时候叶修就发现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周泽楷可以在手机上交流很顺利,但前提是十字以内。
        如果超过十字的话——洗洗睡吧,除非你是叶修,否则你永远看不懂。
       因为周泽楷会把一百个字概括成十个字发过来。
        他本人是明白了。
        但收信人就要哭了。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就要用一句老话:你尽管猜,你能猜对他写了什么算我输。
         叶修盯着电脑屏幕汗颜,他没想到这小伙子为了做他徒弟连节操都不要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说,师傅?”
         周泽楷觉得对面再不接受就对不起他那个破碎的节操。
          “。。。。。。嗯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其实叶修的心还是很软的,而且他很可耻的被周泽楷不要节操的举动给萌到了。
        而且叶修觉得周泽楷这一世都能承认是女孩子的话。
        他是不是可以反攻了【手动滑稽】?
        周泽楷被叶修带了几局,发现了一个问题。
        打法不对,不是上次那种感觉。
        像是在隐藏什么,这个君莫笑尽力不展示自己的全部实力。
        周泽楷皱眉。
        “师傅想转职?”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会这样说。”
        “打法变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叶修啧了几声
        就是不想让你看到啊伙计。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,就是想改改。”
        “可我想学师傅的打法。”
        “徒儿啊,这种东西学了对你来说也没用啊,你的风格和我不同。”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紧,只想学会。”
        “这对你没好处,还会减少你的能力。”
        “没关系,有师傅带。”
        叶修一口老血憋在胸口吐不出来。
        -
        -
        “自作自受。”王杰希毫不留情的吐槽。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。”叶修撇嘴。“真麻烦,小周怎么会想到打游戏的?”
         “扳着指头想也知道和你有关。”王杰希难得不擦茶具,坐在叶修对面看书。
        “你和他前世有关系,所以与你有关的事情他一点都不会放过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“何况他看到了你的千机伞,更不会放你走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叶修烦躁的挠脑勺。
 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办啊,大眼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“僵着,不让他知道君莫笑就是叶修就行。”
        -
        -
        “前辈最近都很忙啊。”
        王杰希点了点头。
        “要帮一个家伙处理家庭问题”
        “是关于叶修前辈的?”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
        王杰希嚼着汉堡不说话。
        气氛有些尴尬。
 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说叶修前辈已经找到了那个人了吗?怎么看起来你们好像更麻烦了?”年轻人长的彬彬有礼,一股书生气。
        “好不容易找到了,可当事人却怂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“怂?”
        “叶修那家伙不想死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年轻人疑惑了。
        “叶修前辈不想死了?他不是一直都想要消失吗?”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说啊,感情这种东西。”王杰希无奈的叹气。
        “那前辈还真是辛苦了。”年轻人安慰了几句。
 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我让你安排的事情,你办好了吗?”王杰希喝了一口咖啡把喉咙里的面包咽下去。
        “啊,我让少天办妥了。”年轻人,拿出文件递给他。
 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了,小喻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“举手之劳。”年轻人笑得很腼腆,随后又想开口说什么。
         “关于叶修前辈这事情,真的不用告诉少天吗?”
        王杰希翻文件的手停下。
        “不,他没参与过我们这些往事。”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这是我们的罪,可少天那孩子对叶修前辈的态度你也是知道的,那孩子一直在自欺欺人。”年轻人叹了一口气,“不得不让人担心。”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我们都明白叶修到底向着谁,”王杰希抬头看着年轻人。
        “那孩子上辈子就因为对叶修的感情才做错事,如今还是不让他知道为妙。”
       “可感情这种东西很奇怪不是吗前辈?”年轻人苦笑。
       “明明什么都不记得了,却仍一直伴随着灵魂存在着。”
       “这就起爱啊,”王杰希感叹。“就像你为何现在还放不下叶修一样。”
       年轻人愣了一下。
       “啊,的确没放下。”
        他苦笑的摇了摇头。
        快餐店门又被打开,一对父女走了进来。
        “爸爸我要吃薯条!”女孩用红色发绳扎了个双马尾,大红棉袄裹在身上,两个大眼睛在菜单上转着。
       “啊,怎么又吃这个?上次也是吃薯条,换一个不行?”父亲无奈的望着爱女。
        “我先走一步了前辈。”年轻人带上的黑帽子,起身离开。
         “嗯,你加油。”王杰希点头。
        “张鑫,男,三十五岁,阴历一九八九年八月初三出生,二零二六年死亡,死因车祸。张茵,六岁,阴历二零二零年出生,二零二六年死亡,死因失血过多,是本人对吧。”
        父亲看现在自己面前的年轻人,突然哭了。
        “对,是我们。”他哽咽道。
        -
        -
        那像一个古式的小茶屋,不大,像两间房间并在一起。
        “爸爸,我的薯条呢?”女孩看了一眼四周,抬头问着父亲。
        “乖,我们先去一个地方,爸爸再给你卖好吗。”
        女孩听话的点点头。
       男人摸了摸女儿的头,抬头问道:
        “先生,我想知道一个人不知道你是否认识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“只要是我管辖的区域都认识。”年轻人给他们到了两杯茶,用青瓷茶杯盛着,和王杰希一直擦的茶具很像。
        “叫关希怡,三十一岁死亡。”男人看了一眼安安静静坐着的女儿。
        “是这孩子的妈妈。”
        “啊,听说过。”年轻人微微一笑,指了指眼前的两杯茶道:“两位喝下这杯茶之后,出门有个u型走廊,你们要等的人估计就在那里等你。”
        父亲点了点头,伸手把杯子中的茶一饮而尽。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了,”他站起身向年轻人鞠躬,牵着女儿的收走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“爸爸我们要去哪?”
         女孩张着大眼睛看着他
         “去天堂见一直等我们的妈妈。”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【二更,我在想要不要把一些人早些放出来,又想这样要超近度还是算了。现在就出来了大眼,喻队,少天,估计再过几章老韩和张新杰也会出来(。ò ∀ ó。)】  
       
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
评论
热度 ( 32 )

© 陈门度雪 | Powered by LOFTER